Nick伸手過來,將我輕輕攬住,給我一些不哭的力量。
「有時候世間的事就是這樣,你想,總不會輪到自己的,偏偏就是這麼巧,巧的讓人措手不及,根本沒有時間應變,最
後只能順其自然。老天想要我們的生命,就拿吧!反正總是要還給祂的,只是早晚而已。」
我淡淡的說,像是看透一些不能強求的世間事。
有些事,就算你再怎麼哭喊著不公平,還是無法改變一絲一毫,累的是自己。
「我明白,妳姐姐真的好堅強,在受到病魔折磨時,還會想到要幫助別人,
我真的很感謝她肯把眼角膜留給我妹妹。」Nick真心的說。
我對他笑笑,正想說些什麼,卻突然劇烈嗆咳了起來:「咳咳。」
「妳沒事吧?」
他著急的輕拍我的背部:「感冒了嗎?」
我虛弱的朝他笑笑:「大概吹了風吧!」
「那我們回去了。」
他站起來簽了腳踏車,我朝他祈求的問:「我可以騎嗎?」
「妳要騎?妳不是不舒服嗎?」他有點擔心。
「我好多了。拜託,我想騎。」
我看著他,眼裡是一片期待的祈求。
「好吧!我在後面幫妳踩。」
跨上腳踏車,我把腳放在前面的橫桿,只負責控制方向,
Nick則坐在後座負責踩踏板。我只是想重溫這種迎風的感覺,
雖然我方向控制的很差,常常快要撞到樹或是搖搖晃晃的,
可是我卻覺得很愉快,比自己一個人騎還要愉快,
也許是因為後面還有Nick一邊踩踏板,一邊害怕的哇哇大叫。
好輕鬆,人好像要飛了起來一樣,這種感覺像是我會隨風飄揚一般,
Nick緊緊抓住我,他是怕我下一秒就不見了嗎?還是也擔心我會飄走?
只覺得今天的時間好像過得很快、很快。
害怕悲劇重演我的命中命中愈美麗的東西我愈不可碰
歷史在重演這麼煩囂城中
沒理由相戀可以沒有暗湧
其實我再去愛惜你又有何用難道我這次抱緊你未必落空
好幾天,我知道Nick又來過我們家找我,可是我都沒有出去見他。
最近心裡很煩,有些事情我必須想清楚,目前的我,沒有辦法面對
有著一雙純粹眼睛的 Nick。
這個下午我又坐在藤椅上,可是很奇怪,我卻聞不到百合的香味,
是花枯了嗎?還是我變了?一隻只會飛翔的蜜蜂遺忘了花蜜的美味,
而去追尋另一個永遠靠近不了的太陽嗎?
我怔怔的看著眼前的百合,忽然一個重物翻落的聲音吸引了我,
我看見一個男孩從我們家的圍牆翻了過來,是Nick。
我意外的看著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然後走向我:「妳怎麼這幾天都不見我?」
「我……。」
看著他燦亮如星的眸子,我說不出任何的謊言。
「妳在躲我,為什麼?」
他的眼中有一絲痛苦,我最不願意發生的事還是發生了。
「我不想你痛苦。」我小聲,淡淡的說。
「我痛苦?我為什麼會痛苦?」
我低著頭,不肯回答他的質問。
忽然他一把拉起我:「走,跟我走。」
「你要帶我去哪裡?」
我被他半拖半拉的到了一家醫院,我們在庭院裡看到一個長相清麗的少女,穿著病袍,安靜的坐在白椅上。
「Daisy。」
Nick輕喚一聲,像嚇到她一樣,少女將她的臉轉過來,秀氣的臉上有著欣喜,
而她那雙應該很美麗的大眼睛裡居然是一片空洞:
「哥,你來啦!」
「對ㄚ!我還帶了朋友喔!」
「朋友?」她懷疑的把臉偏一邊。
望著她沒有靈魂的眼睛,我的心一緊,她該是個多美麗的女孩ㄚ!
卻是這麼慘淡的在醫院裡,過著沒有色彩的日子。
「妳好,我是Xanthe。」
希望我的聲音沒有帶哭腔。
她循著我的聲音,將臉轉向我,臉上是純真無邪的笑容:「妳好,我叫Daisy。」
「妳們聊一聊,我去買個飲料。」
Nick深深看我一眼後就離開了,留下我和Daisy。
「坐ㄚ!Xanthe姐姐。」
Daisy拍拍她身邊的空位,我默默的坐到她身邊,
她好像很興奮的"看"著我:「我想妳一定很漂亮,Xanthe姐姐,對不對?」
「為什麼這麼覺得?」
她是一個很容易惹人憐愛的女孩,如果沒有缺陷,一定很完美。
「因為聲音ㄚ!妳的聲音很好聽,所以我想妳一定長的很漂亮。」
「謝謝,Daisy,妳也很漂亮。」我衷心的說。
「是嗎?我不知道,因為我已經5年沒看過自己了。」她的聲音裡有一點淡淡的難過。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安慰她,她卻反而先展露笑臉:
「可是沒關係,哥哥說我下個月應該就可以看到自己還有哥哥了,我好期待喔!」
她的笑灼傷了我的心,我咬著下唇沒說話。
「好感謝那個捐眼角膜的姐姐喔!哥哥說她是個大好人,叫我要永遠記住她的恩情。這種事我哪需要他提醒我ㄚ!
我又不是不知感恩。」她朝我皺皺鼻子,一副可愛撒嬌的樣子。
「我也很希望看到妳喔!Xanthe姐姐。」
「我?」我被Daisy突如其來的話弄得莫名其妙。
「對ㄚ!因為我覺得妳一定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
而且哥哥從來沒有帶人來看過我,妳對他一定很重要。」
原來如此,這就是Nick帶我來找Daisy的原因。

「我想……,如果妳看得到的話,一定是一個最美麗的女孩,要好好珍惜得到的一切喔!」
「我會的。Xanthe姐姐,到時候妳一定要來看我喔!」
我笑了笑,突然問道:「妳最喜歡什麼花?」
「我ㄚ?在我還沒失明的時候,最喜歡玫瑰了,漂亮又好聞。Xanthe姐姐,妳呢?」
「我,我最喜歡百合了,那種白色,的像天使一樣純潔的百合。」
我看著遠處,像是眼前有一大片百合盛開一樣。
「像天使ㄚ?好像很漂亮。」Daisy安靜了一下,似乎也沉浸在自己的想像中
「好,我決定了,我也要喜歡百合。」
聽到她稚氣的話,我摸了摸她的頭髮,她真的是一個很可愛,很純真的小女孩。
「飲料來囉!」
Nick忽然出現,把飲料拿給我們,他的視線灼熱,逼得我只能低頭藉喝飲料躲開。
在好不容易把Daisy哄睡後,我們相偕走在醫院的庭院。
「Daisy她很喜歡妳。」Nick說了第一句話。
我沒有說話,仍是專心的走自己的路。
「我希望妳也能喜歡她。」
「她很可愛。」我真摯的說道。
「那我呢?」他出其不意的問。
「也很可愛。」
他有點失望:「男生不喜歡被說可愛的,感覺很幼稚。」
我沒有說話,他嘆了一口氣:「我帶妳來看Daisy的原因是因為我希望妳明白,
妳雖然失去一個姐姐,可是多了一個妹妹,也許意義差很多,卻不至於讓妳太悲傷。」
我的腳步停了一下,原來不只是Daisy說的那個原因而已。
妳到底還要我怎麼樣?妳怎麼突然變得這麼遙遠?」Nick忽然抓住我,痛苦的問著。
我淡淡的看他一眼,悄聲問道:「你知道Xanthe的意思嗎?」他搖搖頭。
「是金黃色頭髮的意思,在希臘,金黃色頭髮又代表飛的意思。
你知道嗎?我覺得自己好像一隻蜜蜂一樣,總想到處去飛,飛ㄚ飛的,
也許有一天,飛到某一個地方,我就不會再回來了。」
我的視線迷離,彷彿面前又出現一大片白色百合田。
「這是什麼意思?妳要飛去哪裡?」
Nick抓緊我好像隨便要飛離的身體,著急的問。
「我不知道,也許哪裡都飛不了。」
我的眼睛應該跟Daisy一樣,沒有靈魂存在的痕跡。
Nick頹然放下手,緩緩的轉身:「我送妳回家。」
一直到Nick的腳踏車離開我的視線,我的淚才慢慢流下,對不起,Nick。
仍靜候著你說我別錯用神甚麼我都有預感
然後睜不開雙眼看命運光臨然後天空又再湧起密雲
一個半月後,Nick帶著恢復光明的Daisy到了我家。
一開門,Nick發現來應門的是一個陌生的女子:
「妳好,我是Nick。這是我妹妹Daisy,我們承蒙Penny小姐捐贈的眼角膜,
我妹妹才可以重見光明,所以我們想當面來答謝,也希望能為Penny小姐上柱香。」
陌生女子用一種深不可測的眼神看著他,忽然開口說:「我就是Penny。」
「什麼?」Nick和Daisy吃驚極了。
「捐贈眼角膜給你妹妹的,其實是我妹妹,Xanthe。」Nick如遭雷殛的看著Penny。
「一開始,我妹妹就是用我的名字騙你們,因為她說她希望捐了之後
大家才曉得到底是誰捐的,她不希望別人把她當病人看。」
「怎麼會,怎麼會,她是那麼的健康……。」Nick受不了打擊的喃喃語。
「她沒有接受治療,說想要在家安安靜靜的離去,
其實她走的時候很安詳,並沒有什麼病痛。」Penny咬著下唇。
「難怪她隨便動一下就咳嗽,臉色永遠那麼蒼白。」Nick此刻覺得自己個殘忍的劊子手。
「你不用自責,我妹妹是因為在乎你,所以才瞞著你,她希望在你面前,
她永遠都是最完美的,所以她慢慢疏遠你,為的是希望你不會因她受傷,而且也會永遠記得她最美的樣子。」
Penny的淚在眼眶打轉。
一旁的Daisy已經痛哭失聲,沒想到捐眼角膜給她的,居然是那個還來不及見到的漂亮姐姐。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Nick狂聲大吼,似乎瀕臨崩潰。
「你跟我進來。」Penny帶著他進到客廳。
直到親眼看見靈位和遺照,他才相信了。
跪倒在地,從他眼中流出透明的液體,慢慢的滑過臉,再滴下地板,滲入地面,蒸發。
「她留了封信給你。」
Penny將信拿給他,他顫著手打開,一張白紙上只寫著三個大字:對不起。
Nick再也忍不住的放聲大哭,將紙緊緊鎖在胸前,彷彿這是他的愛人。
「為什麼,為什麼?我還沒有告訴妳,我愛妳ㄚ!妳不要飛,不要走,不要離開我。」
靈堂裡只聽得到他的悲痛吶喊,沒有人回應,只有淡淡的百合花香漂來。
兩個星期後,墓被移到一個種滿百合花幼苗的地方,墓碑上還覆著一條手帕,是當初借給Nick的那一條,這些百合花都是他種的,
「這樣妳就不用飛去別的地方採花蜜了。」他說。
我的身影似乎漂流在蔚藍天空,混著百合花淡淡香味,在有Nick和家人的地方,綻露微笑。
Daisy看著天空,悄悄的說著:「百合花的天使。」



創作者介紹

★秋之楓葉城★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