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鬼故事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拜託 幫我找小梅!! 現在…他一定是在哪裡哭著…
到底要怎麼辦才好?」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寒冷的冬夜裡,計程車司機『阿頓』為了家中的生計,

即使是嚴寒的12月天還是得咬著牙出去開計程車,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南部的一間小工廠裏,有個女員工喜歡她們那條生產線上的組長。這男人雖然結婚了,但他依然還是玩弄女孩的感情;畢竟上了桌的熱騰騰的鐵板牛柳,有誰不吃?有一次女孩懷孕了,她不知所措的問這男人:「怎麼辦?我接下來的10個月都不會來。」男的騙她說:「我是愛妳的!只要你把孩子拿掉,我就跟我老婆離婚!」女的一聽到,好高興!終於他們可以修成正果了。晚上她把孩子拿掉後,隔天上班她很高興的跟男的說她拿掉了,沒想到男的居然就再也不理她了!傷心欲絕的她心中狠狠的想著:「好!我為你做那麼大的犧牲,你竟然如何對待我!我要做鬼來找你!」晚上她就穿著紅衣紅鞋,並且染紅頭髮,跳樓自殺!隔天她沒來上班。男的想著她沒來,倒也輕鬆。晚上他和老婆兒子一起去夜市逛街。突然有個算命仙叫住了他:「先生你印堂發黑,恐有死厄喔!」他想說江湖術士之言豈可相信?不理就走了。第三天女孩的死訊才傳到工廠。這個男的嚇一大跳!難道真被那相士說中?晚上他立刻去找算命仙:「大師你可以救我嗎?」「好!但你要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出來。」後來相士說:「這真是冤孽!她死時是頭部著地,一定腦子破裂;而且又身著紅衣,怨念極深!她會在7749天後回來找你!」「那…我要怎麼辦?」「我已算好是哪一天。死人不能彎身,因為她是自殺身亡,所以只能留在人間直到那一天。你只要躲在床底下,她會聞到你的陽氣,但一定看不到你!等到天亮雞啼,即可躲過這一劫!但你要先把老婆孩子遣回娘家,你把你家的方位告訴我,好讓我為你護法!」到了那一天夜裏躲在床底下的他拿出算命仙給的護身符,突然聽到「碰!」一聲,門被撞開了,有‘東西’跳進來!他突然感到全身發軟,手腳冰冷,並且想著完事後要去吃豬腳麵包去去霉運。他記住相士的話,絕不可往外看,並且念著相士教他的護身訣。屋內碰撞的聲音很大聲,聽得出來女鬼可能找不到他而發狂!!那些吵雜的聲音在他聽起來,根本就像是在說著:「~還~我~命~來!」也不知道經過多久,聲音終於消失了,一直到雞啼三響,全身仍冒著冷汗的他才敢探出頭,並且說一聲:「哇靠!!我的電視機和電冰箱都不見了!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錯的故事哦!並不恐怖卻引人深思 故事不可怕,人性的弱點才可怖,每每後悔都來不及......... 鬼屋位於小城近郊的一處稻田旁邊,外表平凡無奇, 因為年久失修,爬滿了長春藤如果光從外觀上來看,實在很難想像 在半世紀以前,它曾經如此的名聞遐邇,驚動四方。 關於鬼屋鬧鬼的故事,隨便聽聽就是一籮筐。多少年來,有過不少所 謂的靈異專家來看過鬼屋,臨去前也紛紛表示束手無策,認為這棟鬼 屋陰氣之重,簡直已經到了無法想像的地步。 不過,在這些人之中,有位受過西式科學教育的青年專家 卻持著截然不同的看法。 「所謂的鬼屋、厲鬼作祟只是認知上的說法,」專家嚴肅地說道。 「在我的理論中,卻覺得這棟房子是個奇特的連接點,因為磁場、位置 、人氣互動的緣故,使它成為和其它不可知世界的連接點。基本上, 這可以視為是一種『四度空間』!」 不管是怎麼樣的說法,這些都已是五十年前的往事了。五十年來,鬼 屋已經傾圮荒廢,再也不曾住過人,鬧鬼的故事雖然仍偶有所聞,但 是已不像五十年前那麼知名。 「說是什麼鬼屋,一點都不像嘛!」 夏日的午後,一群年青人來到鬼屋的前面,這樣肆無忌憚地大聲談笑著。 十來名年青人中有男有女,因為年少氣盛,聽了鬼屋的傳聞後便到這 兒來一探究竟。幾個年輕人膽大包天,入夜以後不但留宿在鬼屋裡, 而且還有人提議玩起捉迷藏。 「不好吧!」年青人中一名高瘦男生這樣遲疑道,提出玩捉迷藏主意 的是他的親弟弟,向來就是個膽大妄為的人物。「畢竟這是棟有過那 種傳聞的屋子。」可是,這種話做弟弟的是聽不進去的,他最近意氣 風發,除了在工作上表現出色外,還和老闆的女兒交往得十分順利, 兩人打算在秋天結婚。 拗不過弟弟的慫恿,一群人便在深夜的鬼屋中玩起捉迷藏的遊戲。剛 開始,大夥玩得還算盡興,然而到了中夜,卻發生了令人無法置信的 可怕事件。 在一次躲藏中,至少有兩個人看見做弟弟的躲進某個房間,可是從此 之後,就好像溶化在空氣中似的,他再也不曾出現,在人間永遠消失 了蹤影。 這的確是一次完美的失蹤事件,事情發生之後,這群年青人像是發了 狂似地在鬼屋中翻遍了每一個角落,後來還報了警,警方派出搜索隊 ,在附近展開最嚴密的搜索。 然而,就如同前面所說的,這是件絕對完美的失蹤案件,做弟弟從此 之後,再也不曾出現在人間。 一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在弟弟失蹤滿一週年的這一天,做哥哥 的又出現在鬼屋前面,因為他覺得,有件事一定要向弟弟說。 一年來,他陪著老闆的女兒,那個本來會成為他弟妹的女孩渡過難捱 的哀傷日子,兩人卻產生了情愫。 入夜以後,鬼屋的四週圍是一片絕對的死寂。做哥哥的獨自一人躺在 弟弟失蹤的房間,正打算喃喃對弟弟說話,卻聽見壁爐傳來極為糢糊 的聲響。「放我出來…放我出來…」 他循著聲響走過去,從壁爐口看進去,卻看見了令人目瞪口呆的景象。 壁爐後方,此刻已成了一個深邃的空間,他的弟弟無助地漂流在其中, 絕望地尖聲大叫。 「放我出來…哥…放我出來…」 看見眼前的詭異景象,做哥哥的想起這一年來的一切,又想起女孩嬌美 的容顏… 要不要伸出手去?… 來自深邃空間的微弱喊聲悠悠地在哥哥的耳際飄盪不去,經過許久的 天人交戰,他還是沒有伸出手去。 隨著破曉的晨曦微光緩緩出現,壁爐內的深邃空間也逐漸糢糊,最後, 弟弟那絕望的悲痛眼神也漸漸消失。 在此後的歲月裡,有關於弟弟的記憶就這樣淡忘在大家的心目中,做哥 哥的在不久後順利地和老闆的女兒,那個原先是弟弟未婚妻的女孩結婚 。婚後他將丈人的企業打理得非常出色,在短短的十來年中,將原先的 中型公司擴張成跨國的大企業,他的婚姻美滿,事業有成…… 只是,午夜夢迴之際,總也會想起那座埋藏著不快回憶的鬼屋。 做哥哥的在發跡後不久便將鬼屋買下,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他會將這座傾 圯無用的老房子以高價買下,並且在四週圍上嚴密的警戒網,除了他自 己以外,沒有任何人可以進去,就連他的妻子也不行。而且,每年夏天 ,他總會在鬼屋待上幾天,同樣的,也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只有做哥哥的自己知道,因為每年在弟弟消失的那一天,深邃的四度空 間都會再次出現,有幾次他甚至想不顧一切把弟弟救出,但是到了最後 關頭還是忍了下來。 每一次,也只能用最歉意的神情看著弟弟悲痛的絕望眼神。 四十一歲那年,做哥哥的卻在一次發燒不退後,從醫生處得知自己患了 血癌,除了骨髓移植之外,已經沒有別的方法挽救他的生命。 「但是,我們並沒有辦法找到相容的骨髓,」醫生沈重地說道。 「除了你的近親之外,從陌生人處找到相容骨髓的機率很小,而且要花 上很長的時間,你的病情,也許等不到那個時候……」 眾所皆知,做哥哥的雙親都已經過世,他和妻子也沒有小孩,一切, 似乎都已經絕望…… 但是,這時候,哥哥卻在心中浮現出一座傾圯的鬼屋…… 當所有人以驚疑的眼光,看著那名面貌酷似二十年前失蹤弟弟的年輕人 出現時,做哥哥的卻輕描淡寫地介紹說,他是一位遠親的子姪輩。但是 在兩人獨處時,他卻向弟弟流著眼淚信誓旦旦。 「我欠你的,我會加倍還你,」他啜泣地說道。 「我的一切,都會和你分享。」 而做弟弟的只是沈默,臉上一無表情。當他走過哥哥的豪宅大院、名車駿 馬時都沒有什麼反應,只有在看見嫂嫂時,眼底深處閃過一絲深沈的痛楚 及仇恨。 化驗報告出來了,弟弟的骨髓和哥哥完全相容。醫生在最短時間內安排 移植手術,做哥哥的在病床上百感交集,然而,手術前的一刻,卻聽見 了病房外紛攘雜亂的人聲。 手術時間快到了吧?」他想。「為什麼外面這麼吵鬧呢?」 在醫院的天臺上,許許多多人永遠忘懷不了那天他們見到的景象。 在手術當天,做弟弟的將身上淋滿汽油,沈靜地站在天臺的欄干上 ,俯望驚疑的人群,將身上點著火,在爆裂而出的火光中,他縱身 跳下十六層的高樓。 「請轉告我哥哥,」臨死前,他靜靜地說道。「他拿走了我的一切 ,而我卻要藉上帝的手將它拿走。」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中靜宜大學還沒有改覺以前是一所女生學校,所以到現在也還只有一棟宿舍,全校需要住宿的同學都擠在這棟宿舍裏。靜宜的宿舍是四個人一間的小型宿舍,住起來還挺舒服的,住宿費也不貴,可是很奇怪,其中有一間宿舍就是沒人敢睡,寧可在外面付高額租金,也沒有人願意踏進那間宿一步。來............。又是一批新生入學,學校裏顯得熱鬧而有生氣,跟暑假時校內的冷清相,比簡就像是二個完全不同的地方一樣。宿舍裏,忙碌的舍監媽媽帶領拿著大包小包的新生們穿梭在各個房間裏,一時之間,宿舍裏就像熱睞的西門町。四個原本陌生的新生擠進一間宿舍,分配好床位以後,她們就開始各自整理著自已的東西; 累了一天,晚上她們很快就睡著了。一天、二天、三天、..她們都沒有發現有什麼已經發生在她們身上的異狀。 一天晚上,四個人都看書看到很晚,幾乎在同一時間上床睡覺。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她們都很準時的起床,揉了揉眼睛,其中一個人看了看室友,覺很得懷疑。「咦!有人動了我的東西嗎?」因為她似乎覺得身邊放的娃娃和眼鏡、襪子,都好像被人動過一樣,而且昨天晚躺下的時後,她明明記得是靠窗子睡,前面還可以看得到另一個同學。「你神經病啦」室友們都急著出門,慌亂之中只丟下這麼一句話.....。當天晚上,她丟下課本第一個睡,要蓋上被子前還跟其他還在看書的室友說:「看好,我要睡嘍!晚安!」。「神經!」幾個室友看著她說。 隔天早上起床,她原來睡在靠窗的床位,果然又給人換到前面的那張床!而且,其他的室友也發現,不只是她,每個人的床位者被換過了 ! 這...、不大可能吧?知識分子就是知識分子,七嘴八如以後,她們決定要把它弄個清楚!那天晚上睡覺前,她們把自已睡覺的床位寫在紙上,寫完四個人共同簽名確認以後,她們才懷著忐忑的心情上床。結果第二天醒來,每一個起床的床位竟然都跟原來睡覺時的床位完全不一樣!「不可能吧?」  「真的啦!我們還有記錄,每天都會莫名其妙的被換床位耶!」「這太離普了吧?」她們把這件事向舍監媽媽報告,聽得舍監媽媽一臉懷疑,最後她決定親自去一個晚上,以證明真假。「在這那麼久了,從來也沒聽過這麼離譜的事!」.....
  「是啊!小孩子總是愛疑神疑鬼的!」.....舍監媽媽入睡前還認為不可能,等到第二天起來才發現.....天啊!床位真的被換掉了!從此以後那間會自動移掉換床位的房間就被封了,到現在都沒人敢進去住..........。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那一年,國樂社正在熬夜練曲,而社團正位在舞蹈大樓頂樓.當演練結束後,社員們便圍在電梯門口等待,等到電梯一來,門一開裏面擠滿了人,這時有個女社員擠了進去,電梯剛好客滿.其他社員一看客滿,便只好走樓梯(因為很晚了,大家想快回家)可是等大家走到了一樓,電梯卻還沒到,大家想自己走了好久才到,不可能比電梯快,於是便為在電梯門口,看是不是電梯有問題,或裡面的人需要幫忙.等到電梯到一樓,門一打開,只見剛剛擠進電梯的女生昏倒在地,而電梯裡卻空無一人,大家急忙將她救醒,一問之下才知到原來當電梯往一樓走時,這名女生突然感覺擁擠的電梯漸漸生出一種莫名的寒意,當她向後一看時只見所有的乘客都沒有頭.....此後,便常有人碰到,鬧的校內人心惶惶.....校方為使大家安心,便派一名教官試乘,可是當在樓下等的之下才知教官進入"無人"的電梯內,什麼事也沒發生.教官心想"是那個渾小子散發謠言,擾亂校園秩序,真是該揍!!!"然而,就在快到一樓,發現身後不知何時站滿了人,而且還是沒有頭的.........經過此次事件後,校方便把電梯封。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個男生晚上要坐公車回家,可是因為他到站牌等的時候太晚了,他也不確定到底還有沒有車....又不想走路.因為他家很遠很偏僻,所以只好等著有沒有末班車....等啊等啊....他正覺得應該沒有車的時候,突然看見遠處有一輛公車出現了....他很高興的去攔車.一上車他發現這末班很怪,照理說最後一班車人應該不多,因為路線偏遠,但是這台車卻坐滿了...只有一個空位,而且車上靜悄悄地沒有半個人說話.....他覺得有點詭異,可是仍然走向那個唯一的空位坐呂?那空位的旁邊有個女的坐在那裏,等他一坐下,那個女的就悄聲對他說:"你不應該坐這班車的,"他覺得很奇怪,那個女人繼續說:"這班車,不是給活人坐的......""你一上車,他們(比一比車上的人)就會抓你去當替死鬼的."他很害怕,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結果那個女的對他說:"沒關係,我可以幫你逃出去."於是她就拖著他拉開窗戶跳了下去,當他們跳的時候,他還聽見"車"裏的人大喊大叫著"竟然讓他跑了"的聲音.....等他站穩時候,他發現他們站在一個荒涼的山坡,他松了一口氣,連忙對那個女的道謝.那個女的卻露出了奇怪的微笑:""現在,沒有人跟我搶了......."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年登山社去登山,其中有一對感情很好的情侶在一起.當他們到山下準備攻峰時,天氣突然轉壞了,但是他們還是要執意的上山去.於是就留下那個女的看營地,可過了三天都沒有看見他們回來.那個女的有點擔心了,心想可能是因為天氣的原因吧.等呀等呀,到了第七天,終於大家回來了,可是唯獨她的男友沒有回來.大家告訴她,在攻峰的第一天,她的男友就不幸死了!他們趕在頭七回來,心想他可能會回來找她的.於是大家圍成一個圈,把她放在中間,到了快十二點時,突然她的男友出現了還混身是血的一把抓住她就往外跑.他女朋友嚇得哇哇大叫,極力掙扎,這時她男友告訴她....在攻峰的第一天就發生了山難!全部的人都死了只有他還活著.......你相信誰?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天,某位下班的朋友晚上回宿舍,在一樓按了電梯.他要上六樓,很幸運地,電梯一下子就來了......他走了進去,裏面空無一人,他走進去電梯馬上就關上了....升啊.....升啊.....到了四樓的時候,電梯突然打開了.有兩個人在外面探頭探腦的,意思想要進來,可不知道為什麼看了看又沒有進來.電梯門又關上了,就在電梯門要關上的時候,我的朋友清楚的聽到他們在說:怎麼這麼多人啊!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總是夢見同一個夢,夢裏一個男人對她說:"你來嘛,你來找我嘛,我等你....."終於,寧忍不住了,於是問他,:"你是誰?我怎麼才能找到你呢?"男人說:"明天中午12點在xx公園門口的站臺上來找我,我這裏有一顆痣."男人用手指著自己的下巴.醒來,寧匆匆找到自己的好友並把一切告訴好友,好友答應陪同她一起前往.中午11點55分兩人在約定的地方等,卻不見男人來,天氣炎熱,甯對好友說:"太熱了,我到對面買兩支雪糕,你在這裏等我."說完寧過街去了.就在這時,一輛車子沖了過來,一聲慘叫......好友跑過來一看寧,已倒在血泊中.當打開車門準備把寧送到醫院時,才發現這是一輛靈車,而車上的玻璃棺材中躺著個男人,男人的下巴有一顆痣.....好友恍然,看看自己的手錶,現在的時間是12點整.再探探寧的呼吸,已經停止了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蕭喜歡把手機放在寫字間窗戶的桌子上,陽光下,金屬外表栩栩如生,煞是惹人喜愛,今天是平安夜.中午時蕭收到了不少祝福的資訊,他一一讀來,時不時回復一條,然後如常般把手機擱在視窗的桌子上.開始忙碌.手機的聲音再次響起,他嘴角色起一道弧線,無奈的搖搖頭.辦公室的同事忍不住和他開玩笑,又是第幾號的女朋友給你發的短信啊.哪有?他拿起手機讀到,後天晚上10點/"什麼亂七八糟的啊!"同事湊過來,這並不是什麼祝福的資訊啊."可能是無聊的人開玩笑吧."蕭索笑笑,繼續寫他的檔.第二天還是中午的時候,他又收到一條資訊,內容與上次的居然有些連系,"明天晚上10點"蕭索開始有些不耐煩了,他按照那個號碼拔了回去,想看看是誰和他胡鬧.你好,你所拔叫的號是空號.....不會吧,他確認了一次資訊號的號碼再次拔過去,結果仍然是空號.也許是資訊發過來的時候發生錯誤吧,他沒有深想,決定對這個短信不再理睬.第三天,同樣的時候,手機的短信照舊響起,蕭索有些煩惱了.打開資訊,天哪."今天晚上10點"這幾個字元映在眼裏,他馬上照那個號再次拔過去,你好,你拔叫的號是空號....機械的聲音再次在電話那頭響起,透著涼意.不可能的啊!蕭索決定今天下班早早回家,可部門的經理卻正好宣佈,客戶來電話通知,談判時間改為明天早上,所以他所負責的文案必須要今天晚上做好,看來只好加班了.當然,幾個短信不能影響工作的,再說這次專案,老總是非常看重的,企劃部得力幹將蕭索是怎麼也脫不掉的.最好的辦法是,在10點之前把工作結束,7點過後,大廈裏面的公司都陸陸續續的下班了,寫字樓裏安靜下來.蕭索要了份便當,匆匆吃了幾口便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去,8點半,同事們都走了,只有他還一個人.他已顧不得任何事了,在電腦面前努力奮戰著,直到手機的聲音再次響起,又是短信!他心裏一陣涼意,回頭一看,還好,不是10點,而是正指9點,他松了一口氣,打開手機."還有一個小時,"又是那個奇怪的號碼!天哪!到底是誰!蕭索不禁開始想身邊的每一個人,沒有線索,算了,不是繼續工作.早早離開為妙,索性關機,蕭索終於完成了文案.匆匆離開了這個地獄般的大廈,點燃一支煙,平靜一下心情,穿過一條馬路,當他走到中央時,手機突然響了,而且是死命的尖叫,天啊!不是已經關機了嗎?蕭索愣了一下,馬上停下來腳步去找那個該死的手機,夜空劃過一個尖銳?車聲,金屬外表的手機在空中劃了一個圓,落在一片血泊中.有個時間,永遠停在了10點.ps:陌生的號碼發的短信,也許就是催命的資訊哦!嘿嘿....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路邊看到一個馬尾辮的女孩面向牆蹲著在哭走上前問她為什麼哭,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回答說家裏出了車禍然後讓她別太傷心並要送她回家她說不用了因為你看到她的樣子會害怕的你說沒關係的快起來我送你回家然後她站了起來轉過身面對你你看到的還是一根馬尾辮。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上班所在的樓層除了我們的公司,還有其他一些公司,都是一些很小的部門,而我們一層樓只有一個衛生間.在走廓的盡頭.衛生間只有兩條路,前面是洗手台,門口有一面鏡子.平時工作很忙,我們上衛生間的時候幾乎是跑著去的,這天也一樣,我匆匆沖進衛生間.有一道門是虛掩的,我能看到裏面已經有一個人了,那個人並不認識.於是選擇了旁邊的那個,等到出來的時候,洗手台已經有一個長髮的女孩在洗手.那是隔壁公司的女孩,我們在走廓遇到過很多次,雖然從沒打過招呼,但也算是半個熟人了.她洗好手,拉開隔壁那格的門走了進去,咦?那格是有人的呀!難道剛才看到蹲在裏面的......我沒有多想,快步走了出去.過了一些時間,又是衛生間,我第二次看到了那個女人.那是個上了歲數的女人,一身黑色的棉衣,臉色蠟黃,整個臉都是浮腫的,我剛進去時就看到,她依然蹲在*窗戶的那個格子裏.看見我,居然露出的詭異的表情,啊!我尖叫一聲,就沖了出去,正好撞到隔壁的那個女孩....你怎麼了?她問到....有...有鬼!我連氣也喘不順了,不是吧!她也嚇得花容失色,千萬別去*窗戶的那一個格子!我緊張的告訴她,我不壓其煩的對每一個嘮叨.已經不再到那個格子了,我寧願去樓下的公廁,然而就算是這樣,我還是第三次看到了她!不是衛生間,而是走廓,她在人堆中跌跌撞撞的走,沒有人注意到她,我顧不上淑女形像,大叫著沖進了辦公室.怎麼回事?經理如老虎般把我提到了走廓上,哪里?她居然還在?如此明目張膽?難道只有我能看見她?她...我指著那個黑色的棉衣...她?她?她是這個樓的清潔工!最近大廈要求不止晚上清潔,早上也要清掃過道,所以你以前沒見過她,我看你是發神經!經理恨恨得扔下我,快步走了回去,我暈!原來是虛驚一場,害得我每天跑幾條街!終於可以放心的上衛生間了,解恨.剛進去,又遇到隔壁的那個女生,她沖我笑了笑,就出去了.衛生間的門口正對著那面鏡子,出來的時候整了一下衣服,忽然想起那個好笑的誤會,便想向她說一下,就轉身叫她.天啊!我看到了什麼?碩大的鏡子裏,我只看到了我而已,而轉過頭來看我的她,在鏡子裏壓根什麼也沒有啊!我終於明白了,果然是個誤會!那天的那個清潔工的確一直蹲在那間裏啊,而那個女孩之所以可以進到裏面去,因為她,她才是真正的鬼啊!ps:不要相信任何陌生人,包括你常看到的那些人,也許,那就是。。。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許多學校多是亂葬崗或是刑場的後身,因此有許多恐怖的傳聞流傳在師生之間......位於高雄的一個小學,是一所校史相當長久的學樣.有一排廁所座落在校區的最後方,除了一二年級的小朋友外,沒有其他年級的師生使用....總是彌漫著一股陰森森的氣息.而第三間廁所一直是深鎖著的.一天下午,一個高年級的男生急著上大號,正好每間廁所都有人,他實在是忍不住了,就用力拉開第三間的門....說也奇怪,平常怎麼拉也拉不開的門,但今天怎麼....管他的,趕快解決再說....正當他鬆口氣想大喊一聲痛快時,底下忽然有一種冰冷的感覺....他猛然往下一看....天啊!一隻枯瘦的手從下面伸出來,他大叫一聲,從口袋裏拿出一個小刀往那只怪手上劃了一刀之後,馬上沖了出去,自此以後他再也不敢再踏進那間廁所一步過了很久,這件事漸漸在那位高年級學生的腦中淡忘,有一天,他與三五個好友在那排廁所附近的籃球場打球,一個往反方向的球竟轉個身飛進了廁所裏.同學們怪他亂傳,便叫他趕緊去把球撿回來.他嘴裏咕噥著直進廁所.遠遠看見一個老婆婆拿著那個球從廁所走了出來,他小跑步到老婆婆那,想拿回那個球....好奇怪!老婆婆的臉始終沒有抬起來過,但她手背上的刀痕吸引住了他的目光,他問:"老婆婆,您的手背上怎麼有刀痕啊."只見老婆婆緩緩地抬起頭來,張大眼睛瞪著他,乾笑兩聲後說:"那是被你割的啊,你忘了嗎?"語畢便張牙舞爪的向他撲去.他哇的大叫一聲暈了過去.據說,那位高年級的同學經過那麼一嚇之後,變得有點癡呆,而那一排廁所不久後也拆除了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14 Thu 2010 15:37

你喜歡吃雞爪子嗎?聽我講了這個故事後,你要還敢吃,我就服了你了.阿方是一個大排擋的老闆,以前他的生意不是很好,但是自從得到了一位高人的指點後,他的生意一下子就紅火起來了.特別是醬雞爪,但他每天都唑是限量供應十份,誰來了也沒的多.這可苦了我這個食客了,有時候去晚了,就沒了,那一天我是睡都睡不著,就為了那一碗雞爪,這可是說出去都沒有意思.而且他有一個怪毛病,他的廚房周圍都是用黑布罩著的.沒有人知道他是怎麼做的菜的,最奇怪的是,我從來也沒有看見他向誰購過雞爪,他也沒有雞.那他的原料是怎麼來的呢?那天我實在是忍不住了,就悄悄地躲在了他的屋頂上,掀開了屋瓦的一角,心想學到了我就自己做.我從細縫看到,那真是一輩子也忘不了的情景,我看到了只手.那是人手.還連在人的身上的手,不過已經不全了,那個人還活著,我看到他的臉在扭曲,但是叫不出來,他全身只是皮包骨頭,可是手卻是肉肉的,那只手是被釘在牆上的,灰黃色的,摻著一絲血絲,還在抖動著,這時外面有人叫一份雞爪,只見阿方熟練地從那個手上斬下了一塊,他飛快地剁著,然後下鍋,加料...很快,一盤雞爪就香噴噴的出鍋了,阿方將它端了出去.這時,我發現他沖我這個方向笑了一下,"咚!"我嚇得從上面掉了下來,掉進了阿方的廚房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對夫婦平時總吵架,一次兩人又吵起來,丈夫一怒之下殺害了妻子,然後把她的屍體埋在了後院子裏.過了幾天,男的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這幾天孩子都沒有見到媽媽卻一點也不問自己呢?於是有一天他就問孩子,"這幾天你媽不在家,你怎麼一點也不著急呢?"孩子答到:"我覺得好奇怪啊,為什麼爸爸你這幾天一直背著媽媽呢?"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對夫婦在兒子滿三歲時,替他拍v8作為紀念,三歲的小男孩十分開心的在鏡頭前跳來跳去........ 那對夫婦也沉浸在幸福的愉悅當中......而沒注意兒子的不對勁...... 就這樣,那個三歲的小男孩跳著跳著就死了........ 一年後,這對夫婦在兒子忌辰那天,把V8來看,以解思子之苦。 沒想到......... 鏡頭裡一直在跳的兒子不是因為高興才跳....... 一隻憑空出現的手正抓著兒子的頭髮.... 不停地往上拉…拉…拉…拉…拉…拉…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風雨交加颱風夜裡的某個醫院中… 電擊……注射1cc強心劑……一段時間後,手術台上的病人宣告不治。 當時已接近午夜,焦頭爛額的外科醫師正要從五樓坐電梯回家,正當他走進電梯,轉身按完電梯按鈕,電梯門要關起來的時候,遠方一個護士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醫生連忙把電梯門再按開,讓那位護士進來。 護士進電梯後,說了聲:謝~~謝~~ 電梯往下走,三樓、二樓…一樓到了,但是電梯沒有停下來,又一直往下去…B1…B2… 醫生正覺得納悶,什麼時候醫院多了地下三樓?到了B4的時候,電梯門突然打了開來,門外站著一個男子要搭電梯,醫生看了他一眼,就直接把電梯門關起來,讓?q梯繼續上升。 這時,那位護士狐疑的問醫生:「你為什麼不讓他進來呢?」 醫生說:「虧你是輪夜班的護士,你沒看到他手上戴著的手環嗎?那是只有送進太平間的屍體才會戴的『屍環』啊!」 這時,護士舉起了她的左手,看著醫生說:『你說的是這個嗎?』 電梯內沉默了…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半夜三點,漢強被一陣嘻鬧聲吵醒。他睡眼惺忪地坐起身,床下三個室友牌正打得起勁。“你們回來啦?小聲一點好不好!”漢強忍不住抱怨兩句。這些瘋子,考完期末考馬上出隊去爬山,趕場似的。跟三個“山上的孩子”當室友,對這些來無影,去無蹤的舉動早就習以為常,偶爾還得忍受他們在已經小得離譜的宿舍房間裡堆上一票睡袋、背包、爐子什麼的。但是這些人也奇怪,回來不好好休息,還鬧個沒完,大概興奮過度吧。有時聽室友們聊起山上怎樣怎樣,總是三張嘴嘰哩呱啦說個不停,聽著聽著漢強也不禁神往。要不是還卡著兩篇報告,這趟大概會跟著一起去開開眼界吧。“好啦,對不起。要不要下來一起打?”正平抬頭起來問漢強。“不要啦。你們安靜一點就好了”漢強躺回床上,順便拉起棉被把頭蒙住隔天起來,三個人又不見了,只留下一堆牌濕濕地散在桌上。“這些野孩子,連出兩隊不嫌累嗎?東西玩過也不收....”漢強邊整理邊罵。“漢強....”隔壁寢室也是山社的天華探頭進來“我跟你說一件事....”“什麼事啊?我正要問你,正平他們又出什麼隊去了?”漢強把牌丟進抽屜。等回來再找他們算帳;好好一副牌,自己都沒打過幾次,被借去爬山下來就變這付德行。“....他們..出事了..昨天在山上被找到..三個人都....” 盯著正要關上的抽屜,漢強的視線只落在剛丟進去的撲克牌上.... 天華整理著社團辦公室。以前都是正平弄得好好的。現在少了他,大夥的心裡都空蕩蕩的。正平喜歡說:“我是山上的孩子。”天華永遠也忘不了他在說這句話時,眼中洋溢的自信與切熱。正平爬過的山,大大小小連他自己都數不清。天華聽到正平出事時,說什麼也無法相信。桌上亂成一堆。“咦!E大山社寄來的卡片”天華自言自語一邊拆開“感謝貴社社員的協助,使本社在C山的活動能順利完成....”奇怪,那時候沒有人出隊呀;更何況半年前正平一行在C山出事之後,也沒有社員到C山去過。“打個電話去問惠雯吧,她也是E大山社的。”天華心想。“那天我們遇上大霧迷了路,”惠雯說道“還好在半路上碰到一個人帶著我們走。一路上他也不說話,走出霧區之後,他只丟下一句‘我是Y大山社的’就走回霧裡去了;所以我們才知道他是你們社員....對了,你們那一次出隊是去哪裡?“我們那時後沒有出隊啊!他長什麼樣子?”天華問。 “他啊?霧裡看得不大清楚,我想想看..他看起來....”惠雯描述著。“是正平!”天華脫口叫道....漢強靜靜地收拾著雜物。雖然房間內只有他一個,他的動作仍然輕柔地像是怕吵醒了沉睡中的室友們;昨天,宿舍教官對他說:“你住不慣學校宿舍就給我退宿搬出去,不要裝神弄鬼,搞得人心惶惶”。也不想爭辯太多,準備搬到隔壁間去擠一下就是了。“大概教官以為我故意造謠,想獨佔一間寢室吧...”漢強搖搖頭。對於這種誤解,除了一笑置之外還有什麼好說的?其實這兩個多星期以來,漢強根本也不覺得自己是一個人住。在念書甚至可以感覺到正平也坐在他的位子上埋首用功;睡夢中似乎也隱約聽到俊良輕輕地練著吉他,怕吵醒漢強的細心,一如往常。漢強起先不願告訴別人,其他人大概只會說他在幻想罷;此外,漢強也感覺不到任何要他搬走的敵意,如同那天晚上邀他打牌的情形,也沒有再發生過。但這種感覺,總是心理上的負擔。幾天前忍不住對好友提了一下,誰知道就像野火似的傳開了。漢強搬出來後,學校安排學弟住進去。大概是聽到傳聞的影響,竟沒有人肯搬入。教官為了證明一切都是空穴來風,決定親自坐鎮一晚以破除謠言。當晚,只見教官背著一個睡袋,抱著一堆漫畫,拎著兩罐啤酒,威風八面地走進正平的寢室....半夜....大家都醒來了。有人是被教官奪門而出的巨響吵醒,有人是被他猛敲管理員的門聲弄醒,其他人是被他的吼聲嚇醒:“王先生!開門,開門...有沒有木板?....鐵釘呢?鐵鎚在哪裡?....漢強走進房間,一切平靜如昔。只有地上掉落著那堆漫畫,還有幾本僥幸留在床上,攤開的睡袋一半已經甩到床下;顯然驚嚇不小。 “別鬧了,你們三個”漢強輕輕地說,“好好睡吧,以後不會有人來吵你們了。”無聲地退出來,他看到滿面錯愕的教官呆立在門口。從此,那間寢室的門、窗全部被木板封死,不再住人。當然,沒有人能知道究竟教官看到了什麼,因為他絕不會告訴你。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發生於南投某一村落的故事:故事開始之前就先將主角稱作 大明 吧.......... 話說這一天大明剛好放假,於是約了幾個朋友準備到南投去作一次探險大夥決定這。一次的旅遊以借宿方式,省去訂房間的錢,也可以多玩幾個地方,於是大夥準備妥當後,跨上自已的愛車呼嘯的向前奔馳,享受夏天迎面而來的涼風吹拂而過的那種舒暢的感覺,就這樣一路上說說笑笑,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抬頭一看竟看到民間鄉還有幾公里的告事牌,這時大夥也覺得天色已晚,應該找個歇腳的地方,於是沿途注意看看有沒有住宅,可是越走越遠,越走越往山上去,這時大明覺得不太對勁說:『怎麼走來走去都沒有看到一間房屋,而且這個地方剛才好像走過 了,你們有沒有注意到啊! 』直到大明這麼一說,大家覺得好像是有一點熟悉的感覺,於是決定先在此做一個記號,看看等一下是否會再看到這個記號,這時大夥內心無一不是希望不要再看到這個記號,因為沒有有勇氣承受這個打擊,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又碰到鬼擋牆實在不是什麼好事。可是事與願違,約莫過了三十分鐘的車程,他們看到了先前 的記號,這時大約是晚上七、八點的時候了,大明這時候說了一句話『是要繼續往前走還是在此等待,看看是否有人經過呢? 』經過大夥表決
有人說『車子再繼續走的話會沒有汽油,乾脆就在此等看看,我記得我媽跟我說過,遇到這種事,只要有一個人叫了你一下你就會清醒過來。』這時大家決定採用這位同學的意見,天色越來越暗,在遠處也發出了樹葉受到風吹所發出的嘯~~嘯~~~的聲音,大夥心想這次是要在這裡 一晚了,『還好有伴不然可能會嚇死在半路』有人半開玩笑的說,為的 也是壯壯膽而已,又過了將近一小時,這時已是晚上十點多了,突然有人看到在路的盡頭有一絲微弱的光線射向這邊,大夥有的拿起衣服,的拿樹枝揮舞,想要引起那輛車的注意,大卡車的司機看到了這群學生停車問他們在幹什麼這麼晚還不回家,大明將事情的原委從頭說了一遍,大卡車司機答應送他們到有人的地方。又過了不久,終於看到了一戶人家,大明代表大家向這戶人家借宿,這戶人家很樂意的同意了,可是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