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在寂靜的海底躺著兩粒砂。他們相距兩尺。一粒砂愛上了另外一粒。她凝視著兩尺開外的意中砂,平安幸福地過了好多年。水下風平浪靜,砂粒覺得自己很幸福,因為她知道有自己愛的砂可以讓自己凝視,不用管水面上的台榭焦土,滄海桑田。

沙灘上現出恐龍的腳印。潮水湧來,腳印消失了,沒有留下任何痕跡。這與海底的砂粒無關,但是在這一時刻她忽然冒出了一個念頭:要到自己所愛的砂粒面前對他說愛他。於是砂粒開始了漫長的旅途,她一點一點地滾動,不放過任何一點動力,不管是細如髮絲的暗流還是魚們攪起的微弱漩渦。每當有這種力量是她總是覺得很感謝上蒼。 沙灘上的腳印換成了劍齒虎的,潮水仍然無聲地抹去了這個生物留下的印記。砂粒距離她所愛的另一粒砂只有三寸了。再往後,沙灘上出現了人類的腳印,當潮水再一次將這些腳印抹掉的時候,砂粒終於來到了意中砂的面前。她癡癡地看著自己所愛的砂,想想自己在兩億年間所走過的漫長的兩尺,瞬間感到天上地下所有的幸福全部都堆砌到了自己一個身上。兩粒砂互相看著,不說什麼。很久。砂粒終於決定要開口了。    正在這時一股水流湧來,巨大的吸力使砂粒漂起來,被吸進了一個洞裡。他最後一眼看了看自己漫長的旅程,看了看自己愛著的砂粒,不知道該說什麼。這時洞口合上了,頓時一片黑暗。他知道自己被一個蚌捕獲了。

在以後的歲月裡蚌偶爾會張開殼,砂粒還能看看外面的世界,這時他就看到那另一粒砂也在不遠的地方凝視著自己。砂粒知道,世界是美好的。因為在光陰無法侵襲的海底,有另一粒砂在等待著自己。

某個時刻砂粒忽然覺得蚌有一點搖動,不久蚌殼張開了,映入眼簾的是海面,陽光,船和人類,人類用欣喜若狂的眼神望著他,他環視一下自身,知道自己已經變成了珍珠。這粒珍珠圓潤碩大,在人類而言是無價之寶,可是對珍珠的製造者,死去的蚌來說只是一個帶了些痛苦的意外。很快珍珠就被鑲嵌到了王冠上。已經變成珍珠的砂粒覺得很悲哀,但是並不絕望,因為她知道,另一粒砂在海底,癡癡地然而永遠地等待著她。    砂粒在王冠的頂端看著百官朝拜,看著國王老去,看著帝國衰落。隨後國王終於死去了。王冠被用來陪葬。當王冠被放到棺材裡的時候她聽到墓穴門被關上。 她心裡想著的是在海底等待自己的另一粒砂。她並不驚慌,因為她有的是時間,她為了兩尺距離整整旅行了兩億年。

黑暗的墓穴並不寂寞,時常有老鼠之類的來和他做伴。她獨自呆著,不知道光陰的流逝。    後來墓穴被打開了,兩個盜墓者偷走了王冠,還有王冠上的珍珠。很不幸,他們在一條河邊為了這粒最大的珍珠開始相互毆,雙雙死亡。    珍珠掉到了河邊。珍珠中的砂粒燃起了一輩子從未有過的希望。她知道世界上的很多河水最終都要流到海裡。等雨季來臨,她就可以隨著河水流下,到海裡去尋找他。也許要經過無窮歲月才能達到最初的地方,可是有什麼關係呢?她知道另一粒砂一定會在海底做永遠的等待,望穿秋水。    很快雨季來了,可是來臨的不是暴漲的河水而是泥石流。珍珠和珍珠之中的砂粒一同被埋到了淺淺的地下。砂粒非常失望,可是她知道自己還有機會,因為陸地也是運動的,而且比自己快得多。

又是一個漫長。珍珠層已經被剝離得沒有了,砂粒又露出了自己的本色,她覺得很乾淨,自己可以一塵不染地去見另一粒砂了。

上面傳來沉重的隆隆聲,這是一個金礦,砂粒和其他石頭、泥土等一起被扔到了一個酷熱的罐子裡。直到這時她才發覺自己原來是一粒金砂。很快,她和其他金子被融合到了一起,煉成一塊金磚,運到了什麼地方的金庫收藏起來。砂粒在悲傷中度過了很多年,想到海底的另一粒砂就覺得心如刀攪,但是她安慰自己說:還會有機會的。不可預知的未來也許會再次把她回復成一粒砂,並且把她帶回大海,那樣她就可以做長久的搜尋,為了茫茫大海之中的另一粒砂,為了在海底等待她的那一粒砂。     有一天金磚和金磚之中的砂粒被一起取出,他不知道自己將會怎麼樣,金磚被做成了一張唱片,記錄下了地球上的各種語言和聲音,包括大海的波濤。直到唱片被安裝在發射架上的火箭裡時砂粒才覺得有些驚慌,她問身邊的黃金:我們這是要去哪裡?

要飛向宇宙,向其他可能存在的智慧生命傳達地球人類的信息。其他黃金驕傲地回答:不是每個黃金分子都有這樣的機會的。  

正在這時火箭發射了。砂粒看著越來越遠的地球,在宇宙中地球美麗而脆弱。她忽然間明白自己永遠也不可能回到大海,回到沒有任何諾言就在海底無盡等待自己的那一粒砂面前了。她有極為值得驕傲的歷史,她曾經是世界上最美麗的珍珠,最純的黃金,現在她是一粒飛上了茫茫宇宙的砂粒,是一個星球向宇宙所做的標記。可是比起這一切來她寧願在海底做一粒砂,哪怕在自己所愛的砂粒身邊呆上一個小時,就灰飛煙滅。僅僅是為了兩粒砂之間可憐簡單的愛情。   

宇宙空間之中穿出一粒沙的哭聲,飄蕩著,經久不息……

創作者介紹

★秋之楓葉城★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