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記得和阿志初次見面的時候,那種熟悉的感覺讓我在?那間就相信了:人,是有前世的,而我和阿志是前世就熟識著的。

  阿志從容而略帶些純真的微笑仿佛一直存活在我心底,從前世到今生一直未曾變過。而他也仿佛涉過了萬水千山,走遍了海角天涯,突然從前世走到了今生,出現在我的面前。於是我知道,我和阿志之間會有一個故事,一個在前世未曾演繹完的故事。

  我從沒有問過阿志,他當初見我時,是否也是在短短幾秒內就從心底接納了我,就如同兒時接納一個未曾謀面的親人。因為我固執地認為這種感覺不會是我單方面一個人有的。其實問不問與有沒有都無所謂,重要的是,我們在極短的時間內就由陌生到熟稔,再到推心置腹。

  我和阿志就在那種神奇的熟悉感的支配下,開始了我們之間的種種糾纏。

  什麼時候愛上阿志的,已是不可考的了。也許,那種感覺是從前世一直延續到今生的,只知道發現的時候,我已經無法自拔了,而阿志在那時正殘忍的告訴我,他喜歡上了我的一個朋友。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做到的,在?那間調整好自己的情緒,隱瞞了自己的感情,並宣稱自己要幫阿志抓住他的幸福。

  也許愛的越深,就越矛盾。我一面希望阿志能夠快樂,一面又希望能夠獨佔阿志。那種矛盾的心態,在那時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我,讓我日漸消瘦,而阿志就在那時點破了我的心思。

  那時的我和阿志,是時常有著書信往來的,雖然我和他當時根本就在同一所學校的同一個班級。而阿志就在一次的信中寫到:“……假如我沒猜錯的話,你心裡並非‘無有人’,那個‘無有人’只不過是你掩蓋事實的一種手段,……你是一個被情所網住的俘虜,你心裡有他,而他的心裡不光有你,還有一個與你同等重要的人。於是,你憂心重重,想用虛偽的笑來掩飾一切,想要忘了他。可是到目前為止,你始終未能如願……”我沒有承認,我就像一個溺水的人抓住了一塊浮木就再也不肯鬆手一樣,一口咬定阿志是錯的。

  再後來,阿志被那個女孩拒絕了,這時我才敢承認我自己的感情。我知道我對阿志的感情已經太深,深到只要他肯接受我,那麼即使我只是一個幻影一個替身都不在乎了。然而,阿志也同樣的拒絕了我,他說在他的心中,我只是一個妹妹,永遠永遠不會改變。

  阿志也許永遠不會瞭解,他的那個“不”字給我的世界帶來了怎樣的衝擊。就在那一?那,我的世界褪去了它全部的顏色,所剩的只有蒼白。

  那段日子不知是如何走過的,阿志的刻意疏遠讓我更加頹廢。我開始恨,恨與阿志的相遇;恨阿志曾對我的細心體貼;恨阿志點破我的心思給我希望……我恨一切我認為自己可以恨的,然而卻改變不了一個事實:我依然忘不了阿志。

  時間就在那種極複雜的感情下滑過了,我仿佛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對一切都不在意起來。

  後來,我們都畢業了,為了阿志的疏遠,我和阿志鬧了兩次絕交。當然,是帶著幾分孩子氣的鬧意氣,也有幾分背水一戰的感覺。之後,我們就又好了起來,只是不提感情。那時,我把每一個和阿志有一點相像的男孩當作阿志,我對他們好,好到連我也不知是不是在喜歡他們。不過,隨著時間慢悠悠的過去,我也漸漸地瞭解,在我的心底,始終只有阿志。

  但是,我知道因為不提感情,我和阿志才有這樣的平靜與和諧。於是我壓抑自己的感情,直到自己麻木不仁。然而,就在這時,阿志卻投下了一顆“炸彈”,他說其實他是喜歡我的!心已經麻木的我,反應平平,只淡淡的喔了一聲。直到幾天後,這顆“炸彈”才在我的心中及腦中爆炸!

  雖然我不知道,他所謂的喜歡指的是什麼,但是他的這句話還有那天的溫柔體貼以及似乎帶著深情的眸子,又一次攪亂了我的心。只是,我不敢有太多的幻想,因為我怕一切只是自己會錯意。

  再以後的日子似乎真的有一點戀愛的味道。我要遠行,阿志知道了會緊張的囑咐我這囑咐我那;我會在某次與阿志的通話中愛嬌地說想他,讓他不停的說話給我聽,而阿志竟也依我;當我坦白的告訴阿志,我嫉妒他身邊的女孩時,他也只是笑卻不會像以前一樣因此而冷淡我……在這樣的情景下,仿佛回到了我們曾經最初的那個年代,那個帶著幾分兩小無猜青梅竹馬的感覺的年紀,直到有一天的一個突發事件。

  那天之前,阿志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提議想和我見面,我很高興的同意了他的提議。我發誓,如果我當時能夠預知所會發生的事,我不會答應阿志去看他——兩天后是我生日,我們就會見面了——至少我不會帶別人一起去。可惜我不能預知未來,於是我去了,而且,為了在兩天后我的生日會上,阿志不會只認識一、兩個人,在征得阿志的同意之後,和幾個會在我生日會上出現的、平日裡和我很好的女孩一起,快快樂樂的上路了。

  然而事情就那樣發生了,直到今天我都不明白是怎麼發生的,只知道我們突然就吵起來了。這是我們認識六年以來唯一的一次面對面的吵架,不是冷戰,是真正的吵架,兩個人就站在大街上相互瞪著眼睛,指著對方大吵起來!我是口拙的,而阿志是能說會道的,於是我怒極的轉身就跑,甚至扔下了在一旁已經看呆了的幾個朋友。

  手袋是阿志替我拎著的,身無分文的我一邊哭著一邊決定走回家。背後傳來摩托車的聲音,回頭,是阿志,他的臉上有怒氣,也有無可奈何。將摩托車開到我的身邊,他凝視我,有些咬牙切齒地:“小醋桶!就這麼跑了?把我們都扔下,我和你的朋友都不熟,你不是要我難堪嗎?”我瞪著淚眼,只是不說話。阿志又說:“真不知道你到底怎麼了,說就走,也得給我留一點面子嗎。跟我回去!”我癟癟嘴,心裡有無限的委屈,卻還是和阿志一起回去了,可是默契不復存在。

  我的生日會,阿志終於沒有來。我哭了,卻終於知道,這一次,什麼都變了,雖然因為各種原因,我和阿志永遠不可能成為陌路人,但在那一次吵架中,我們又一次地疏遠了對方。

  數月後,阿志和我終於很平靜地通了電話,誰也不提曾經的那次爭吵,都只輕輕地說聲:“你好嗎?我很想你。”

  放下電話,我凝視相片中的阿志與我,裡面的我巧笑嫣兮,環著阿志的頸,而阿志的雙手握著我的,眼中盡是寵溺與溫柔……曾經的美麗歲月啊!

  淚又輕輕滑落,我沒有動,心裡卻知道,這淚將是與阿志這長長數年糾纏裡存在的最後一滴,含著我刻骨銘心的愛的淚。因為我知道,我的初戀已經是謝幕的時候了,儘管我很捨不得,然而幕已拉下……

創作者介紹

★秋之楓葉城★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