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墜的夕陽,帶落幻美的木棉,飄灑的落葉,沉睡在墓碑的幽魂裡,然站在墓碑前,

  墓碑上清晰刻著:沉睡於木棉下,你我永恆的愛。然不禁歎息了,墓下沉睡了兩個相愛而不言的戀人。

  女孩叫渤雅,男孩叫浩一。

  女孩和男孩小時是鄰居,兩家左右鄰居。

  上學時,男孩向左轉過她家門,領著女孩一起上學,他們總是手牽手,笑嘻嘻地上下學,就像親兄妹一樣。但是,在彼此心裡,雙方在心裡的情感超越了普通朋友。他們總笑,但是從未發現這一點。

  男孩把女孩拽到木棉樹下,女孩望著樹,兩腮粉粉地,張開了笑臉。女孩對男孩說:“浩一哥哥,我們以後在木棉樹下的每一句話,都不要違背好不好?”

  男孩眼睛明亮:“好啊,那麼,我們就叫它‘木棉之約’吧。”

  女孩點著頭,兩眼眯成兩彎小月牙。

  後來,男孩搬家了,或者該說,男孩去了另一座城市。

  從此,女孩沒了男孩的音訊。她每天來到木棉樹下,在那兒,尋找他們`的歡聲笑語;在那兒,尋找他們的晨昏背影;在那兒,尋找他們之間曾不被發現的心……

  一轉眼,女孩20歲了。女孩很瘦,像一張白紙一樣,風一吹,好像就會被吹走。長頭髮,墜在胸前。她喜歡藍裙子。遠遠看上去,這個嬌小的女孩,像一朵含苞的花朵,很羞澀。

  女孩的父親患有癌症,在女孩5歲的時候就離世了。女孩17歲,母親出去買菜,橫穿的馬路紛繁繞眼,母親撒手人寰,離開了女孩。雙親的過世,對於女孩是沉痛的打擊。

  女孩在孤兒院領了一個小丫頭,這個小丫頭就是然。

  大學的校門前,余陽的光閃爍著。在這兒,女孩與男孩相遇了。

  女孩就像拂風而動的細柳,陽光照著她瘦弱的身體,男孩望著她,感覺莫名的親切,他聽到心跳的聲音是那樣劇烈。女孩也感覺到男孩的熟悉,她走近男孩,彼此目光注視,男孩問女孩:“你是,她嗎?”

  女孩不語,她淺淺的笑了,男孩也笑了。

  此後,男孩打聽了女孩,得知了女孩就是他小時候那個小妹妹。

  那天,男孩捧著一束康乃馨來到女孩家,他知道女孩孤孤單單,沒了雙親。女孩開門,男孩笑了,叫著她:“小雅。”女孩讓男孩進了屋。屋內的擺設很簡單:一張床,一張桌,兩把椅,還有桌上一盆仙人球。只是,男孩還看到了一個小女孩。他驚訝地問:“她是誰?”女孩告訴他,那是她領養的小妹妹,她叫她阿然。

  男孩出了房,門前一棵木棉樹,不錯,女孩的家就在那棵木棉樹前。男孩問女孩為什麼要領養一個妹妹,自己都生活困難了,何必多添一個負擔。女孩只說:“我只想找個人陪我,我也想盡自己的力量,讓一個孩子有親人。”

  以後,男孩每天都來看女孩,關照她們,像對自己的親人。

  一天,女孩暈倒了,男孩把女孩送到醫院。醫生告訴他一個震顫他心靈的消息,女孩得了癌症,已經是晚期了。治癒的幾率很小。男孩堅持讓女孩治療,女孩不肯。

  女孩逃院了,男孩找了很久,最後,在木棉樹前,女孩站在木棉樹下,飛舞的裙襟隨風。夕陽的餘暈親吻著木棉。男孩走到女孩身邊,女孩笑了。男孩抱著女孩,他們坐在木棉樹下。

  女孩臉色蒼白,靜靜藏在男孩懷裡,這時的兩顆心是那麼近。男孩開口了:

  “小雅,我有話想跟你說。”

  “不要!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不要說,我要你幸福。”

  “我要說,我……”

  “你說了,我會死不瞑目!”

  他們都不說話了。夕陽映著女孩憔悴的臉,女孩靜靜閉上了眼睛。男孩無語,他更抱緊女孩,心痛得閉上眼,他還是說了:“我愛你,小雅。”

  男孩撫養著然,他沒有談過戀愛,也沒有結過婚,他把然撫養長大,他只想等然結婚後,再和女孩相聚。

  一年一年,然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女孩,很多男孩追她,她都拒絕了。男孩的兩鬢長出了白髮,他問然:“為什麼不接受他們呢?”

  然回答:“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男孩笑了,“那就好了。”

  男孩漸漸老去,站在墓前,他只想和她在一起。

  終於,男孩逝去,可是然,還沒結婚。

  然站在男孩和女孩的墓前,許久,

  “我不想結婚,哥哥,你不懂嗎?我愛你。我知道,你愛姐姐,你們是最好的一對。我不會介入你們。我只默默愛著你就好了。”

  樹下,靜靜的。黃昏,沉沉的。

  ……

  相愛無語,不言心知,木棉之約,不悔此生。

創作者介紹

★秋之楓葉城★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