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細雨綿綿地下著,一如我心底的縷縷愁思,揮不開,捄不去。
「在這個飛著黃葉飄,零的晚秋,才知道你已不是我一生的所有,……」淒美的旋律,聲聲顫動我的心底。淚眼迷濛中,又清楚地浮出那繽紛的記憶……

那是一個很美很美的春日的下午,灰色的天空中依稀飛揚著零星的雨沫。擁擠的小站已喧囂了差不多整整一個下午,就在我期待的目光開始凝滯,那佇立風中的雙腳也開始麻木時,狹小的站台前終於出現了你的汽車。
你終於出現了,手中提著鼓鼓的旅行袋,我接過你的行李,你笑了笑,說:「對不起,車在路上拋錨了。」
這時我才發現,你的雙眼雖然充滿了疲憊可依然很黑,很亮,黑黑的長髮軟軟地散落在你的肩上,也很美。

也許是前生的緣分,也許是今生的命定,讓我們相識。而且很快,我們相戀了
你說,你是雲,我說雲有世上最美的色彩。
我說,我是風,你說風能托著雲彩走遍天涯。
不久,你以背著行囊南下了,你說那邊還有你未了的心願。
從此,雲成了風心中最美麗的風景,風成了雲心中最難捨的思念。
從此,天涯咫尺,往來的鴻雁駝載起沉沉的牽掛,輕輕的電波撥動著彼此的心弦。
我說:「春天來了,家鄉的花兒開得正好。」
你說:「夏天來了,南國的細雨讓人發愁。」
…… ……

終於,你還是準備返鄉了。你說你脆弱的心再也盛不下我氾濫的情流。我又來到那熟悉的小站,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你身著粉紅色的連衣裙,像熾熱的火焰又像是燃燒的彩霞。
那一次,天空依然飄著毛毛細雨,我輕輕地為你舉起雨傘,紅紅的雨傘,像燃燒的彩霞又像熾熱的火焰。我陶醉了——在無法描述的幸福中。
你說:「家鄉的雨真多,我幾乎每次回來都會碰到雨。」
我說:「因為你是雲,所以總和雨有著不解的情緣。」
於是你笑了,很美,很真。於是我笑了,很甜,很甜。
…… ……

你的歸來,亮麗了我生命中所有的風景;
你的歸來,激活了我心海中所有的童話;
我們用歌聲迎接東方無數燦爛的黎明,我們用歡笑送走天邊無數輝煌的落日……我們曾無數次在鄉間的小徑上徜徉,在清清的澗水邊嬉戲……
我常常對你說起那個古老的傳說:「海峽兩邊住著一對知心情侶,每個夜晚,海峽這邊的女孩就會點亮窗前的明燈,為對岸泅水過來的情郎指明前進的方向。然而,有一天……」
每當我說到這兒時,你總會伸手摀住我的嘴唇,不讓我將那憂傷的故事繼續,而此時,你的眼裡總會閃動兩顆亮晶晶的淚珠……
於是,我便輕輕地為你擦淨眼角的淚水,輕輕地說:「不會的,我們之間絕不會有那樣的痛苦,我們一定會相依相伴,永不分離。」
…… ……

也許是癡情的風兒你還沒有看透,也許是善變的雲彩我實在無法捉摸,慢慢地雲和風的故事不再完美,我們還來不及加固的長堤出現了裂縫。終於有一天,積壓在內心的負荷,使我們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和安靜。我們邢台激烈的爭吵,像火山爆發一樣無法收拾……
太陽落下山了,星星也迷失在無邊的黑夜裡,漆黑的天空下起了傾盆大雨,我一轉身,衝進了無邊的黑暗……
風在吹,雨在下,淚在流,心在哭,此時我的心兒,真的好累,好痛…… 

又是一個陰暗的日子,時令已是深秋,你的朋友告訴我,說你即將遠行,前往廣東……
還沒有趕到你家,夜幕便已垂下,我在無邊的黑夜中蝸行摸索,像一隻迷途的羔羊……
那一天晚上我幾乎用盡了世間最多情的言語,想將你挽留。
那一天晚上,我再一次講起那個辛酸的故事:「在海峽的兩岸,住著一對癡心的情侶,……
當我講述這一切時,你靜靜地聽著,沒有任何言語,我發現,那一刻,所有的言語都已蒼白無力。
…… ……

你終於還是走了,我癡情的腳步最終還是沒有追上你變心的翅膀。
你走了,那一天你穿著潔白的秋衣,像秋日藍天的雲彩,已可望而不可及。
你走了,在美麗了我生命中所有的風景之後。
你走了,只留下我獨自一人靜靜地追憶,長長地等待。
你走了,那一夜大雨傾盤……

創作者介紹

★秋之楓葉城★

~永不終止的旋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